网站导航

新闻动态 NEWS

分类
湖南路有个上海饭店
时间:2019-06-20 07:41

  鲁海:以前说青岛有四大名楼,是顺兴楼、春和楼、聚福楼和亚东饭店,顺兴楼我从来没进去过,再后来它就关门了,所以我现在也说不出什么样子。春和楼到现在还在,就不多说了,我对聚福楼和亚东饭店印象比较深刻,聚福楼是一个三层的“回”字形大饭店,中间是个天井,环着一圈有很多雅间。亚东饭店是因为我和我爱人的定亲宴是在这搞的,我记得那是1949年1月。这个亚东饭店在大沽路和河南路的路口,不接散客,只接宴席。我还记得当时我爱人的一个哥哥在青岛《民言报》当记者,他还在报纸上给我们写了个贺词 。以前,定亲结婚流行在报纸登广告。

  鲁海:以前上菜有个顺序,倒数第二道菜上鱼,咱们青岛就是上加吉鱼。最后一道菜上甜品,一般是拔丝苹果、拔丝山药之类的。说到这我就想起个事,以前上拔丝地瓜什么的,旁边都会上碗水。这个是用来涮筷子的,因为你刚吃完鱼,上边有荤腥 ,再吃甜的吃不出来。到后来,我出去吃饭,发现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上那碗水干什么,有的把拔丝地瓜放在水里涮。还有老青岛吃饭的时候有个陋习,叫“叫局 ”,就是吃花酒 ,需要找姑娘陪着,一人一个陪吃饭,旁边可能还有个拉琴的琴师。

  鲁海:不会,他是从服务员开始干起的,最后做到青岛俱乐部(今中山路一号)的经理,那个青岛咖啡饭店本来是一个希腊人和一个俄国人开的,后来我父亲和新新公寓的餐饮经理王秀臣合资买下来了,王大爷是经理,我父亲当副经理,所以我爸爸一直不会做饭。不过我有个爷爷辈的长辈,一个叫鲁宝善,一个叫鲁宝水,他们都是青岛很有名的厨师。宝善爷爷是原来劈柴院元惠堂的经理,做的是济南菜,什么九转大肠、海参肘子之类的菜,他做饭技术好,所以入了“干股”,算是股东。青岛解放后他还当过那个元惠堂私方经理,再后来就说他是资本家,他就老不服气说我一个做菜的,靠技术吃饭,怎么就成资本家了。宝水爷爷就不一样了,他也会做饭,但他入了党,青岛解放后英记酒楼、广安隆、广聚隆三个粤菜馆合并了成了广州食堂,他当了经理就不炒菜了,不过我最喜欢去他家串门,他虽然上班的时候不做饭了,但在家还是炒,他做得特别好吃。

  鲁海:马连良是回民,所以来这吃,馅饼粥现在还在。另外老青岛的清真店我知道有三家,一个馅饼粥,一个真一斋,还有一个叫菜根香,馅饼粥是北京人开的。清真菜便宜,当时我们几个好朋友就 AA制,一人一块钱,馅饼粥的黄焖羊肉,又软又香,我后来去甘肃,宁夏,青海,都点过当地黄焖羊肉,都赶不上青岛的。还有牛肉条,还有个叫它似蜜的甜菜。我们一次拿5块还剩个几毛钱,馅饼粥出门就是卖糖炒栗子的,我们吃完肉,买点酒喝,然后喝得微醉,再吃几个糖炒栗子,然后就在大街上唱京剧。银河彩票那时候的日子,真是太美好了。说到这,我想起另一个事,就是博山路上原来有个小酒馆叫茂崇丰,这本来不是大的饭店,就是因为老舍他们经常去,还在文章里写,老舍自己说他一喝多就唱京剧,还说自己唱得不好听。但是别人在文章里说,老舍一唱别人还有鼓掌的,说明他唱得不错。

  鲁海:中山路往北走就是青岛咖啡饭店了,原来是西餐,后来是中西合并,实际上中餐吃得多。二战后青岛来了两三万美国兵,他们不愿意吃西餐,最喜欢来吃青岛咖啡的炒饭。这个炒饭米是选的暹罗米,加的佐料一个是鸡蛋,一个是水发青豆,再一个是红肠丁,还有海菜冻粉,加这些东西,颜色也好看,好看又好吃,只要去的美国人全点这个。这些美国兵回美国,去了中国料理店,点名要这个蛋炒饭,他们也做,但是不好吃。其实这里边有个秘密,就是把要鲜竹笋切成末掺在里边,因为鲜竹笋是黄的,平常看不出来,以为是鸡蛋。青岛饭店的斜对面是花园饭店,两个都是西餐店,花园饭店是俄国人开的,这两个饭店中间都有舞池,再往这有个湖南路,湖南路有个上海饭店,房子是个平常的小楼,但环境很优美,看起来不是个饭店的样子。再往北就是非常有名的佛劳赛尔餐厅 ,是个德国人开的,梁实秋说青岛的牛肉最好吃,就是这个店的。洪深也写过他的文章,青岛人都叫店主叫夫老司,这个店开到二战结束。就是他这个店铺的门童是个侏儒,上下班骑个小孩的自行车,老青岛很多人都知道他。广西路有个马克西姆餐厅,郁达夫来青岛的时候就住在这个餐厅楼上,这也是个俄国人开的,另外在龙口路上有个马尔斯,这是茶餐厅,里边做一种奶油气鼓和奶油螺丝,气鼓就是一种西餐糕点,前段时间我孙子给我买了几个泡芙,我吃起来觉得像是一种东西。

  {!{list[state.cursor].imgtitletitle}}

  鍒嗕韩鍒?/div

  class=icon-renren data-share=renren title=renren

  浜轰汉缃?/a

  class=icon-youdao data-share=youdao title=youdao

导航 电话 短信 地图